最热

Voice模式系盗版所得?Talpa正面临全球质疑_娱乐频道_

2017-07-16 19:12

在全球推出的多个模式被质疑抄袭之外,Talpa又将触手伸向了中国。上个月,由浙江卫视和灿星制作联合原创制作的《中国新歌声》节目突然遭黑。事情起源于上周网络上突然流传的一则假新闻,文中宣称《中国新歌声》因模式涉嫌侵权,曾于去年10月在戛纳电视节被查扣,假新闻的撰写者甚至还附带了一份当时马赛高等法院的调查令作为佐证。短短一天之后,灿星制作就出示多项证据澄清了假新闻。关键证据就是,去年10月,《中国新歌声》根本没有在戛纳推广和销售,实际上直到去年11月底,《中国新歌声》成功获得国际版权协会FRAPA签发的注册认证书之后,该节目才会进入模式交易阶段,这就使得所谓的“查扣”谣言不攻自破。而假新闻中所出示的那份法国马赛高等法院的“调查令”,却暴露出《中国新歌声》之所以被黑的幕后原因。

这正是Talpa竭力打压中国原创的最核心原因。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制作公司以一次性打包的形式购买了Talpa的所有节目模式,这也就意味着,Talpa急需中国公司源源不断地制作他们的模式节目,实质上是用中国的资本来偿还Talpa的“债务”。业内人士分析,Talpa一系列战略对中国电视行业的恶劣影响已经产生,花天价购买The Voice模式的唐德公司是受害者,距离他们砸四亿元购买模式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迄今为止The Voice Of China根本没有进入实际生产阶段,如何收回这笔巨额模式费也是个未知数。曾经斥巨资制作节目、宣传推广节目品牌的浙江卫视和灿星制作也是受害者,作为国有媒体打造的国有品牌,《中国好声音》的中文节目名理应归浙江卫视所有,如今却因为境外资本介入争夺,至今悬而未决。

“新歌声”突然遭黑,背后另有隐情

资料图

境外资本“强买强卖”,受伤的是整个电视行业

无独有偶,一位名叫Michael Roy Barry的爱尔兰裔制作人则已将Talpa告上法庭。早在2008年3月,他就在美国版权局注册了一个名叫The Voice Of America(《美国之声》)的盲选全美国最好声音的节目,其核心创意与Talpa公司的模式高度一致,同时MichaelRoy Barry也在美国注册了“The Voice Of America”的商标。Michael Roy Barry表示,在他研发了The Voice Of America的模式之后,在美国一个专门为电视节目提供模式创意的网站Writers’Vault(《作家金库》)上率先撰写了这一想法,网站访问记录显示,Talpa公司的一名荷兰裔女性制作人在观看他的模式并签署保密协议之后,Talpa迅即推出了《The Voice》模式,但却对Michael Roy Barry的维权请求完全无视。目前MichaelRoy Barry已经在美国起诉Talpa公司,该案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左右开庭。

这不是Talpa打压中国原创的第一步,也不会是最后一步。事实上,Talpa自从第一次将the voice of…模式卖给灿星以后,就试图强行要求中国电视人签订霸王条款,即将所有中国制作方在节目中的原创设想全部垄断,一切中国电视人的创意一律归Talpa所有。到了2016年,Talpa更是变本加厉,要求以四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打包销售The Voice以及Talpa旗下所有无人问津的节目模式,无论哪家中国制作公司买下这一包模式,实质上等同于放弃自主原创,只能在Talpa的一百多个不知为何物的模式中疲于奔命。而Talpa之所以要打压中国原创、打包销售Talpa模式的原因也很简单,前文提到的独立电视制作人安东尼·汉斯在视频中透露,根据国外新闻报道,英国广播公司Itv在2015年收购了Talpa,但这笔收购有一个先决条件,即Itv只支付一小半的收购费,还有一大半费用是“分期付款”,每当Talpa制作一个新的节目才能获得一笔。

近日,火遍全球却也饱受争议的电视综艺模式“the voice of…”及荷兰Talpa公司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一则由独立电视制作人安东尼·汉斯(Anthony Hates)录制的自拍短剧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视频以第一人称叙述,详尽描述了他遭Talpa公司剽窃模式创意的过程,并直指Talpa公司多番在节目模式方面抄袭独立制作人的创意,其中就包括最为广大观众熟知的“the voice of…”模式。

众所周知,《中国新歌声》是档中国电视人完全自主原创的节目,去年也根本没有去戛纳设展,Talpa明知调查令不会有任何结果,为什么还要去申请?调查令既然很难从公开渠道获得,突然在中国国内的网站出现更令人匪夷所思。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一次有计划的行动,Talpa申请调查令的唯一作用,就是用于制造一些虚假信息,让对法国法律不了解的外国公司以及民众产生误解,将从未被执行过的调查令当成抹黑《中国新歌声》的所谓“证据”,从而打压这档中国原创的电视模式。

在灿星制作发布官方声明驳斥假新闻后,Talpa再生一计,将灿星制作发布的中文稿件错误翻译给FRAPA,企图借由FRAPA中立的声明继续打压中国原创。灿星制作对外宣布“新歌声原创模式已在FRAPA注册认证”,而Talpa却将其翻译为“FRAPA为新歌声提供了原创认证”,并在国外媒体散布,谎称灿星宣布FRAPA可以提供原创模式认证。这种偷梁换柱的做法引起了不少海外媒体的误解,事实上,全球目前为止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原创认证,但模式注册后有利于保护自己的模式。而《中国新歌声》在FRAPA正式注册之后,恰恰意味着中国原创模式敢于面对国际市场的竞争,也率先采用国际市场的通行方式保护自身知识产权。国际模式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原创模式保护机制,包括《中国新歌声》在内的1000多个原创模式,目前已经在FRAPA注册,而FRAPA提供的注册证明,也可以在法庭上作为依据保护模式作者。例如前文提到的Michael Roy Barry,他就是提前注册了自己的模式创意。当发现Talpa有盗用行为后,他就可以提供注册时间以及被盗用的证据,向美国法院起诉Talpa。《中国新歌声》的模式注册也是基于中国原创模式的自我保护,却被Talpa曲解误读,力图成为其进一步打压中国原创的筹码。值得玩味的是,“the voice of…”模式不知是否因为涉嫌盗版,目前是否已在FRAPA注册仍旧是一个谜。

视频中,安东尼讲述了他与Talpa公司此前的合作经历。2012年起,他以模式研发人员的身份加入Talpa公司,为其提供节目创意。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他潜心研发,向Talpa公司提供了多个模式创意方案,其中两个受到了公司的重视,分别是选拔男女乐团的Final Five和精英竞技纪实类真人秀On TheSpot。这两个节目经过Talpa的评估之后,并没有正式与观众见面,但是安东尼在研发过程中所展现出的创造力、专业能力以及对电视的热情给Talpa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年以后,安东尼通过电视媒体得知,Talpa公司对外宣布要推出一档全新的节目《下一个男孩/女孩乐队》(The Next Boy/Girl Band)。安东尼发现这一节目就是他未被采纳的两个创意的结合体加上一个新名字,核心模式点完全来源于他此前制作的模式手册。他大为震惊,及时联系了Talpa,并与对方律师进行了会面。他向律师提供了自己四年以来为Talpa工作的各种文件和材料,这些文件和材料足以证明这个模式的元素和创意来源于他。让安东尼意外的是,Talpa对于他的请求与申诉置之不理,甚至还遭到了Talpa律师的威胁。随后,安东尼联系了很多律师,并向他们展示这个案件中自己掌握的证据和事实,律师们都认为安东尼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并且在案件中有充分的理由胜诉,但却他无力负担打官司带来的巨大成本。无奈之下,安东尼不得不一边准备提起诉讼,一边将自己的遭遇拍成7集自拍短片发布到网上,以当事人叙述的形式向网友讲述自己的经历。视频点击量巨大,也赢得许多独立电视制作人的声援。视频中表示,Talpa的许多节目模式,包括《BigBrother》、《Deal or No Deal》《The Voice》,都是通过打压拒绝最初创意者,然后再私下抄袭的手法所得,其推出的《100years of beauty》节目模式亦被安东尼指为模仿多年以前的一档电视综艺节目《the story of my life》。

独立制作人讲述剽窃始末 Talpa竟成剽窃惯犯?

最新

推荐